<thead id="112oe"><rt id="112oe"><progress id="112oe"></progress></rt></thead>
  • <span id="112oe"></span>

    <span id="112oe"><output id="112oe"><b id="112oe"></b></output></span>

    1.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深交所一連發出22問,這家光伏企業深陷資本“迷局”

      作為一家上市近10年的光伏企業,中利集團對于深交所的問詢函并不會陌生。

      這不,6月10日,中利集團就又一次收到。深交所一連發出22問,要求其對“應收款項壞賬計提”等問題做出說明。問詢函的發出,引起了媒體和資本市場的騷動,有關中利集團過百億的應收賬款、負債以及高額的利息支出引人關注。

      2018年年報顯示,中利集團應收賬款110.09億元。問詢函提出:“請結合你公司業務模式、產品銷售結構、收入確認情況及信用政策變化等,說明報告期內應收賬款余額保持較高水平的原因和合理性”。2017年,中利集團計提壞賬12.39億元,2018年增至16.33億元,增長了近4億元。

      作為中國光伏扶貧的楷模,中利集團這些年卻一直被“自貧”所困擾。自2009年在深交所上市以來,中利集團在財務上就隱憂不斷,公司負債高昂,上市后歷年利息支出總和達43.22億元,而同期凈利潤僅17.82億元,也就是說公司利潤都不夠付利息的。

      對于資金密集且受政策影響波動巨大的光伏行業來說,現金流永遠是決定生死的“生命線”。在巨額應收賬款、壞賬計提以及高額負債背后,中利集團的健康安全發展也處在了“迷霧”之中。

      壓在中利身上的“兩座大山”

      應收賬款巨大,在光伏上市公司中屬于普遍現象。對于中利集團來說,同樣是避不開的一座“山”。

      早在2018年3月,中利集團就曾因應收賬款問題被證監會問詢。當時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末,中利集團金額較大的6筆應收賬款累計金額為50.33億元。到了2018年末,中利集團應收賬款賬面余額達到110.09億元。

      來自于新浪財經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利集團自2011年起應收賬款基本上呈現出每隔三年上一個臺階的狀態。2011年、2013年、2015年、2017年相比前一年應收賬款均出現大幅增長,次年則基本保持穩定。

      另一方面,中利集團的營業收入在這四年分別增長了64.41%、27.65%、31.3%、71.94%。次年增幅則分別為31.82%、14.5%、-6.99%、-13.85%。應收賬款大幅擴張的年份,營業收入也增長較快,反之亦然。“上市以來靠著飆升的應收賬款,中利集團實現了業績規模的擴張。”新浪財經報道得出結論說。

      應收賬款大幅增長,隨之而來的就是壞賬計提增長,這成為了壓在中利身上的另一座“大山”。

      華夏能源網查閱中利集團年報發現,2018年計提壞賬達到了16.33億元。從2013年起,中利集團的計提壞賬便開始了飆漲之路:2013年突破了5%,2016年突破10%,2017年達到11.5%,2018年則達到了14.84%。

      對于2018年高達16億元的壞賬計提,中利集團解釋稱:“由于受光伏行業新政及貧困縣光伏扶貧項目不允許貸款等政策變化的影響,導致公司商業電站及扶貧項目的應收款回收不能按期履行,致使公司計提壞帳準備金大幅增加造成當年財報虧損”。

      2018年,中利集團營收同比下降13.85%至167.26億元,并出現了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凈利潤為-2.88億元。如果往后幾年應收賬款到位情況不理想,壞賬計提會進一步增加,公司業績還將依然受到嚴重拖累。

      中利集團年報顯示,應收賬款中有很大金額賬齡已經超過一年。截至2018年年末,有45.24%的應收賬款為半年以內的,43.83億元的應收賬款超過1年,其中占比最大的是1-2年與3-4年的,分別為23.54億元和14.58億元。

      高額負債背后的“盈不敷出”

      在應收賬款和計提壞賬的雙重壓迫下,中利集團的現金流常年為負,并且盈利遠遠不夠償還融資利息。

      根據統計,上市的10年來,中利集團僅有2013年和2018年現金流凈額為正,其他年份均為負值;并且2018年在現金流為正的情況下,凈利潤卻為-2.88億元。現金流之殤,讓中利集團的融資更為迫切。

      華夏能源網根據Wind經濟數據庫的數據梳理發現,中利集團的凈資產為88.67億。在上市后,直接融資金額為133.27億元。截至2018年年末,中利集團短期借款、長期借款、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應付賬款總金額高達117.74億元,超過了應收賬款總額。

      如此之高的融資和借款,讓中利集團背負上了沉重的利息包袱。2018年,中利集團付出了7.93億元的利息。從上市以來,公司歷年利息支出總和達到43.22億元,而同期凈利潤總和僅為17.82億元,兩者相差了25.4億元。

      針對本次深交所的問詢函,中利集團還未給出正式回復。從年報披露的數據來看,中利集團目前面臨的資金壓力并不小。連續四個季度,公司資產負債比都維持在65%至68%左右。截至2018年11月26日,中利集團實控人王柏興已經把所持股份的99.86%做了質押。

      今年上半年,中利集團的盈利狀況也并不樂觀。業績預告顯示,預計公司2019年01-06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0萬元-4000萬元,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18.87%-100%。一季度,公司營業收入同比下降21.46%,凈利潤同比下降489.44%。

      在中國光伏產業加速進入平價時代、補貼紅利潮水退去的大背景下,光伏企業靠大規模負債自由裸泳的時代已經結束。面對政府金融監管越來越嚴、去杠桿化越來越嚴,中利集團們是時候將資本迷霧撥開,以防已經在其他行業出現的“爆雷潮”在光伏行業上演!

      作者:時玉豐

      聲明: 本文系OFweek根據授權轉載自其它媒體或授權刊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我們。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欲色影视